B14版
    9月25日11時30分許,吉林市秋高氣爽,晌午的陽光透過玻璃,照進吉林火車站西安檢口,讓人覺得很暖和。高高的、黑黑的鐵路工人鄭向庚身穿制服,正在引導進站旅客通過安檢口。
    “您的包太多,又重,我來幫您放到物品安檢機上。”鄭向庚邊說邊用雙手幫助一名旅客把多個行李包放到安檢機上通過。“老李,你幫我站會兒崗。”鄭向庚說。他推過來一個行李車,幫旅客把行李送到候車大廳。“謝謝啦!”聽著背後傳來的感謝聲,鄭向庚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挨過旅客一耳光 忍了
    鄭向庚今年58歲,身高1.88米,1978年到鐵路工作至今,從事過鐵路調車員、鐵路管理安全分析員、鐵路工會宣傳員、鐵路教育室老師等工作,1985年入黨。他現在是吉林火車站客運車間一名客運員,主要負責旅客進站安全檢查工作。
    “我這個崗位可重要了,負責火車站第一道關口,防止危險物品被帶入火車站。”他說,現在都講究服務,他的工作已從監督、檢查旅客行李轉變成為旅客服務,雖然乾的都是同一個活,但心態必須轉變。
    2010年,吉林火車站重建,鄭向庚被分到吉林西火車站從事安檢工作。當時的西站是臨時火車站,安檢和檢票同時進行。他說,當時的工作任務很重,排隊的旅客多,容不得一點馬虎,沒票是堅決不允許進站的。
    有一天,一位老人沒有帶票要進站,說是票在兒子手上,被鄭向庚攔下來。
    “我讓老人等兒子送來票後再進,很快老人的兒子來了,小伙子看他爸爸沒有進站,不由分說開始罵,還趁我不註意,給了我一耳光。”他說,當時有好多旅客都在看,他心想得忍,這要是打起來,不但影響旅客檢票出行,還影響了鐵路職工的形象。
    他沒有追究打人者的責任,讓其檢票進站,事後也沒把此事告知領導。
  以前工作時吃飯自己做
    鄭向庚說,他剛參加工作時是一名鐵路調車組制動員,天天工作在鐵軌上給貨運列車車廂分組。那個時候冬天里,20多名工人擠在一個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裡取暖休息,還得自己帶米做飯。有時候夜班乾累了,就躺在鐵凳子上直直腰,都不敢睡著了。
    “現在不同了,休息室夠大,有些工種休息室還有床,可以分班分時段休息。一日三餐,包括宵夜都可以到食堂吃到可口的飯菜了。”他說,工作環境的提高也大大地增進了職工的工作熱情。
  3家曾擠50平方米的屋子
    鄭向庚回憶,1984年他結婚時,父母和哥、嫂,還有他們夫妻共六人擠在一個50平方米三居室平房裡生活。冬天供熱,還得自己拉煤灰,和泥做成煤塊,燒炕取暖。
    他的女兒正在讀高一。“和我同齡的朋友的孩子都比我孩子大。由於當時家人擠在一個小屋裡生活,為不影響老人休息,我和妻子商量等有房子了再要孩子。”他說,1996年,單位終於給他分了一套37平方米的房子。
    “分到房子,高興了好幾天。”他說,有個自己的小窩後,才要了孩子。
    現在鄭向庚一家三口住在80平方米樓房裡,“還是現在的生活水平高,那個時候過年過節才能吃上肉,現在想吃什麼,隨時都可以下餐館品嘗。”
  那時火車時速50多公里
    說到火車,鄭向庚可是看到過蒸汽機車火車、內燃機車火車、電力機車火車,一直到現在的高鐵、動車。
    “我最先接觸到的火車,時速才50多公里,與現在的動車時速200多公里沒個比。”他說,火車內部的舒適度,也從木頭板變成現在的大沙發和卧鋪。
    “再過兩年我也退休了,等退下來了,我也坐著動車帶妻子出去走走,看看祖國的大好山河。”他說。
    本報記者 楊晉浩
  (原標題:家國夢:在鐵路工作36年 見證火車提速)
創作者介紹

葉振棠

rb60rbkd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