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萬元奔馳車
  駕駛一周就撞壞
  估價只有60萬元了
  剛買了新車,最痛心的莫過於愛車撞壞。
  家住萬州區的李先生花110多萬元買了一輛奔馳轎車,上路時總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擦碰,結果是怕什麼來什麼,豪車剛開了七天就被別人撞壞。事後,對方花18萬元才修好了車。李先生將車送到交易市場出售,估價只有60萬元。李先生對此很窩火,起訴對方賠償50萬元貶值損失。
  日前,市二中院對這起百萬豪車貶值損失糾紛案作出了終審判決:車輛貶值損失於法無據。
  重慶晚報記者 唐中明 通訊員 趙華 劉非燕
  百萬元奔馳撞壞
  去年9月28日,家住萬州區的李先生花110多萬元買了一輛奔馳轎車。李先生特別愛車,自從買了這輛豪車更是備加愛惜,上路行駛總是小心謹慎,以免發生意外。
  10月4日上午9點多鐘,李先生開著新車外出辦事,由江南中學方嚮往長江二橋方向行駛,行駛到江南大道信訪辦路口時,與相對方向左轉彎的一輛小轎車側面相撞,兩車受損。
  萬州區公安交巡警支隊陳家壩大隊交巡警迅速趕到現場,勘查認定駕駛小轎車的宋某在通過沒有交通信號燈控制、也沒有交通警察指揮的交叉路口,轉彎時應讓直行的奔馳轎車先行。因此,宋某負事故全部責任,李先生無責任。
  兩車均送往修理廠,李先生的奔馳轎車花了修理費18萬元,宋某的轎車花了2萬多元。隨後,保險公司按規定賠償了相應的財產損失。
  評估貶損50萬元
  奔馳車雖然修好了,但李先生認為車並沒有恢複原狀。一直很窩火的他把車送到汽車交易市場出售,因是事故車,交易市場只估價60萬元。
  為此,李先生更是窩火:110多萬元買的奔馳車,僅僅開了七天就被撞壞,更換的零部件不是原車配件,性能嚴重受損,車輛價值也嚴重降低,評估貶值損失50萬元,都是由違規駕車的宋某造成的。
  李先生還認為,按照法律規定,損害賠償著重於損害的填補,最高原則為恢複原狀。奔馳車修理後,不可能恢復到全新車的標準。況且,在交通事故財產損害賠償中,需遵循全面賠償原則。因此,他要求肇事車主宋某承擔全部貶值損失。
  對此,宋某不予認可,認為賠償貶值損失缺乏法律依據。他的觀點是,損害賠償適用填平原則,奔馳車修理後已恢複原狀,他也支付了修理費用。按照相關法律,均未規定貶值損失屬於侵權賠償範圍。
  法院不支持貶損
  由於雙方各執一詞,李先生只好一紙訴狀告到萬州區法院。
  法院審理後認為,因交通事故造成的財產損失由侵權人賠償,賠償範圍依次是恢複原狀、修理、更換、賠償損失,賠償損失包括修理費、施救費等,均未規定車輛的貶值損失屬於賠償範圍。
  據此,萬州區法院一審判決駁回李先生的訴訟請求。
  李先生隨後向市二中院上訴。由於一審時他提交了車輛貶值損失鑒定申請,但法院不予委托鑒定,為此他請求二審法院委托鑒定機構進行車輛貶損鑒定。
  二審法院審理後認為,相關司法解釋對交通事故財產損失範圍用列舉的方式予以明確界定,車輛貶值損失不在此列。另外,李先生雖然提出鑒定申請,一審法院基於車輛貶值損失不屬法律規定中財產損失的賠償範疇,作出不予鑒定的決定正確。因此,李先生要求宋某賠償奔馳轎車貶值損失的上訴理由不成立。
  據此,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車輛貶值費於法無據
  新車受損,多少讓人有貶值的感覺,為何法院不支持車輛貶值損失?
  對此,審理此案的市二中院民一庭法官張艷敏、鐵曉松表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財產損失,當事人請求侵權人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具體包括:一是維修被損壞車輛所支出的費用、車輛所載物品的損失、車輛施救費用;二是因車輛滅失或者無法修複,為購買交通事故發生時與被損壞車輛價值相當的車輛重置費用;三是依法從事貨物運辦理、旅客運辦理等經營性活動的車輛,因無法從事相應經營活動場所產生的合理停運損失;四是非經營性車輛因無法繼續使用,所產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費用。
  因此,車輛貶值費不在上述範圍。
  法官解釋
  新車買來沒上路
  轉賣跌價20萬元
  長期活躍在南坪二手車交易市場的二手車經紀人魯兵表示,一輛新奔馳車110萬元買進來,哪怕一天沒開,直接轉手賣都會跌價20萬元,這還要看有沒有人願意買。
  魯兵解釋,價格比較高的二手豪車很難出手,因為這裡面有一個從眾心理———買二手車的人一般有兩個目的,一是練手,二是價格便宜。而豪車當二手車賣則很難賣出去了,因為能夠買豪車的人非富即貴,誰會願意去買一個二手的豪車來開,臉面也掛不住,這是人之常情。
  二手車經紀人說
  2012年9月23日媒體報道
  當年6月28日,在大渡口區做皮草生意的陳建買了一輛白色奧迪A4L小轎車,總價28萬多元。7月4日,他駕車經過大渡口區建橋工業園區內十字路口時,被一輛左轉彎的豐田車撞到右側車門,車門嚴重變形,豐田車主負全部事故責任。
  兩周後,陳建的奧迪車修好了,他要求趙某賠償新車貶值費兩萬元,遭到拒絕,遂起訴到大渡口區法院。
  經調解,雙方達成協議:趙某一次性補償陳建新車貶值費3000元。陳建撤訴。
  2006年9月20日媒體報道
  2005年11月10日晚,李某駕駛從別人處借來的小轎車,與相對方向行駛的蔡某駕駛的小轎車相撞,蔡某全責。由於蔡某的車屬於重慶市公路運輸(集團)公司民安租車分公司,民安租車分公司支付了大部分修理費。
  車修好後,借車人要求李某賠償車輛貶值費17000元,並出示了評估機構的相關證明。李某照付後,將蔡某和民安租車分公司告上法庭。
  法院審理後認為,侵權賠償以賠償全部損失為原則,李某駕駛的小轎車雖經修理恢復使用,但車輛的安全性等性能降低,給其造成的損失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從該車的外觀成色及技術狀況來看,其維護保養較差,法院酌情予以支持車輛貶值費11900元。
  案例鏈接  (原標題:貶值費誰來買單)
創作者介紹

葉振棠

rb60rbkd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